troop

【士潇】清白之年(一篇完结)

s大佬你真棒!!!真是我的大活宝!真是我的开心果!!

落白暗光:

【本文与真人无关】
【讲的是帮主和jy最开始的故事,时间线极度紊乱】


韩潇认识戴士,那可是十好几年前的事了。


2005年的北京,四处弥漫着一座国际大都市即将喷薄爆发的气息。10号线修出了条蓝色的线段,北四环原本是大荒地的位置逐渐修起了鸟巢和水立方,站在鼓楼的城墙上往两边看,高楼大厦拔地而起,越来越多的人消失在地铁口里。


那时候论买电脑配件,人们的首选还是中关村电脑配件城。韩潇放了学,便喜欢跑到e世界里蹭电脑、买游戏。


他就是这么认识戴士的。


e世界底下有个小网吧,大概是因为附近中学多的缘故,那网吧生意相当兴隆。韩潇每次过去,总要在那家网吧打上几盘星际。虽说他穿着校服,但因着他相当娴熟的技巧,仍在网吧里揽了一帮迷弟。上次,有个配件店的老板笑称他是“少帮主”,韩潇听了倒是很喜欢,这名字也就这么叫开了。


一天,周五放学后,韩潇照例去中关村打游戏。过去之前,他先去楼上店铺找相熟的外设老板看显卡,却发现店里老板在招待另外一个男生——


“哎,我们少帮主放学啦?来帮我这儿招待一下这小哥,大老远跑中关村买显卡,好巧不巧今天没货……”他说着转向旁边的男生,“小伙子,这可是我们这儿的星际大神。这么着,你也别白跑了一趟,你们俩下楼交流交流?”


韩潇自是没什么意见,他打量着这小伙子——和自己差不多大年龄,八成还上高中呢,不知道为什么没穿校服。长得称不上清秀,但也算入的了眼,头发有点长,蓬蓬卷卷的堆在头上。眼睛小,笑呵呵的。


两人结伴向楼下走去,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韩潇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他在附近的中学上高二,平时经常来这网吧打星际。他问起“少帮主”的外号,韩潇难得的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我平时过来的时候总穿着校服,又一打就是一个晚上。这边的朋友看我比他们小点,游戏又打得不错,就干脆叫我少帮主了。”


戴士听了一乐:“中关村一哥啊!来来来咱俩去打两盘……”


北京从五月份就开始闷热,破旧的网吧里摆着几台立式风扇,摇头晃脑地转着,强行搅起浑浊稠密的空气。


韩潇拉着戴士去街对面买了两个热乎乎的土豆丝卷饼,坐回到网吧里。


2005年的夏天就是这样开始的。


————————————————————


打游戏的人,友谊往往就起源于一句“我操哥们,牛逼啊!”。显然,这句话也十分适用于韩潇和戴士。他们几乎是马上就成为了朋友。


在聊天中,韩潇也逐渐得知了关于戴士的许多事。


他比韩潇高一年级,按理来说是还有一个月高考的——韩潇听到这一点时,震惊的像个抓到学生抽烟的教导主任——“我靠,够浪啊你,换我爸妈得打死我!”戴士只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他们倒是想呢”。像是不在乎似的撩起了上衣,抱怨了句:“哎我去,这天儿真恶心”就把话题转移到别出去了。


他家住南五环,半年前就休学了。韩潇不禁感叹:“这来这儿一趟可够折腾的……你回家得半夜了吧?”戴士皱了皱眉:“今天不往那边走了,明天再回去,晚上就在这儿包个夜。”


韩潇紧接着邀请他去家里借宿一个晚上,戴士死活不去,倔得不行:“我不去,我留这儿还能再打两盘星际,去你家你就得学习了。”韩潇拗不过他,只好答应:“那我陪你多呆会儿。”


说是多待会,七点多韩潇就说自己得回家了。戴士有点不情愿,却还是放下游戏把他送出了网吧,原话是“在这鬼地方坐着真是热,我顺路出去走走。”街上也灼热而滚烫,两人沿着大街往韩潇家的方向遛达,戴士踢飞了个石头子儿,顺着它飞的方向抬起头,远处太阳落山了。


于是戴士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说:“哎,帮主,你往这儿来的多不多啊?我可能在这儿打一年职业lol,到时候能不能再见着啊?”


韩潇一乐:“你够可以啊,我家就在这边啊,应该会经常来吧。”


他们并肩走在这条漫长的大街上,面对着西落的太阳,在这之后的整个夏天都是如此。


————————————————————


那年八月份的某一天,韩潇和戴士几乎同时往椅背上一靠——走,出去吃点东西。


照理来说,流连于网吧的“网瘾少年”都是不眠不休,吃饭全凭网吧泡面的人。然而这事到了韩潇和戴士身上却变得不太一样。他们心照不宣地偏爱一起去路对面的小店买土豆丝卷饼,偏爱在傍晚八九点钟迎着几乎已完全落下的夕阳往韩潇家的方向走。


而这种持续三个月的心照不宣就是在这个中午结束的。


“哎帮主,”戴士突然说,“我们这不是高中毕业了么,突然有个妹子跟我表白了。”


“我擦,还有这种好事?从了从了!”韩潇一愣,乐呵呵的接上戴士的话茬,“活生生的大姑娘啊,啧啧啧……”


戴士显然没想到韩潇会这么回复,只好顺着说下去:“我帮主叫我从了,那我哪儿敢说不啊……可惜了我电竞小王子,也没能多撩几个女粉丝……”


两人一阵互闹,却突然陷入了沉默。


不知不觉间,走到了韩潇家的小区。韩潇在临走之前,突然叫住戴士:“哎,胖子。”


戴士停下来。


韩潇鼓了些勇气,对他说:“过两天开学,我上高三,可能是得闭关学习了。估计这一阵都去不了网吧了。”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你可以带妹子一起来玩游戏嘛,我有空就过去看看我嫂子。”


戴士有些局促地答应了他,带着些紧张:“嗯。”


————————————————————


后来戴士答应了那个叫贾燕的小女生,她似乎真的很喜欢他,心甘情愿地陪着他练操作,练微控。


后来韩潇用了一年的时间好好学习,最终在父母的期许下考上了北交大。


再后来韩潇给自己起了个名叫星际少帮主,他说要和那些陪他打游戏、看他打游戏的人打一辈子星际,做一辈子朋友。


再后来戴士成了LOLesl战队的一员,开启了职业电竞生涯。俱乐部负责人问他ID要填什么,他想了想,给他发过去“lovejy”。


北京城举办了那场旷世瞩目的盛会,e世界楼下的黑网吧作为“中关村科技创新园区”的污点,被勒令拆除。


中关村里里外外清洁一新,井井有条整洁有序,像极了两个人那时有过的清白之年。


————————————————————


朴树的那首清白之年真的好听!这篇文章也是想讲一段帮主和jy年少时的故事。两个人都没啥大牵挂,多好,多清白。
在我的心里,y哥对帮主的感情也就到这儿了……不是说不爱,而是从那天之后的日子已经都属于他妻子了。
下一篇我要用特殊的技巧开车(突然激动

评论(1)

热度(24)

  1. troop落白暗光 转载了此文字
    s大佬你真棒!!!真是我的大活宝!真是我的开心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