噫等于诶吃缪

校中杂记
人生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且闻乐,友难得,终是雨歇离人别。遂余记此诸事,以见余尝为己而无悔,余尝幸得挚友两三,余尝为少年。
丙申九月,余于八一致学,余得遇友,生而有幸哉。余默凿刑部(墙),日有三四者与余共叙。余学于此,多可悲,亦多可喜。先是,与京中善辩者,宋思颖相问:“以子养生之道,移至考试之理,可乎?”其曰:“我知缘而已,考,非余业也。以余养生之道,及格难也矣。”更作月考禅记以抒悲愤。
再有一奇人,居于余后者,郭泽睿也。其眼如缝,细狭非常人,张目如闭目,以尺度之,竟为分毫之取,可谓奇也。尝舞兮蹈兮,时乐而歌兮,曾曰:“呜呼噫嘻,洋文及格哉?”师李莉者答:“未尝有也。”每见洋文,往往为之四顾,为之踌躇而不能选,遂练就奇功异法,文意不知而能以缘破四项,得以及格,亦可谓神人也。
忽闻一仙于宋思颖之后,名卫京杰者,诵《滕王阁序》如悬河不止,默《经济生活》辩证法如探囊取物。其常与郭泽睿侍坐(二者情同父子,孰父余不能知,故侍坐以称之)问曰:“汝善开包,以汝之运移余之号,何如?”泽睿笑曰:“金卡金橙,倚叠如山,吾之所好者,缘也,进乎技矣。”卫京杰对曰:“善哉。”二人时惊然时萧然,时顿胸跺足,扶膺长叹而不能自已,啸曰:“蓝白之难矣!时运不济乎!”时惊起而坐,狂喜而笑,合舞会歌,乐然号道:“中了中了!遂非金橙,是能用矣!”终,卫京杰叹曰:“抽卡之理,虽曰人事,岂非天命哉?”余闻之,深以为然,此不亦为考试之道乎?玄之又玄矣。
学舍味杂,类如韭菜包,小笼包,粽子,煎饼果子之列。其味浓烈,于课尤甚。余痴笨愚鲁,学不能致理,知不及常人,况身微卑浅,仍蒙矜遇。有郭泽睿之肉包,宋思颖之奶糖,卫京杰之海苔厚待。更于诞辰幸得思颖亲属诗文,幸甚至哉!视后二人食,实为趣矣。卫京杰就苔,嬉骂郭泽睿曰:“嗟!来食!”郭泽睿往往对曰:“向为身死而不受。”却提海苔,喜而归。居于此地,良多趣味。
宋思颖,逸士也。常有惊人之语出使余耸然异之。念其与余论生死,谈情志。每至于物理,则必斥之,曰:“呜呼!此非人之学,魔物之理,百代之遗害!”或至化学:“氢氧之化合,非余所能悟,价态之变化,亦不能视焉,京杰成绩优异,he is better than me”余叹其所言精妙,熟记于心。甚有考试,其必曰:“此非吾之分,不能受也。此题之意何在?弗如不学!”每得成绩,则曰:“命数尽乎!”诚为真理,更有兴致时,与余和诗而作,或效佳珏之体态,尽态极似,昔嬉笑之言,亦可见其于余亲厚无间矣。
四人之事,他人视之,或羡赏或厌恶,以四人为躁也。于余无谓矣。生之若此,又能如何?能奈我何?人皆畏名无宦达,己不如人,往往攀高而比,余独畏失余本心,丧余所知志,但为他人之论所活,苟于名节。幸有友与余相伴,得令余性蔓枝。
然此诸多乐景,能存久耶?余不能知矣。
只道是,余曾少年,如此而已。

肥宅快乐记

我吹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落白暗光:

余自丙申年求学于八一,而今将及两年矣。俯仰之间,毕业之期将至矣。余大感岁月之飞逝。余与同舍生感情笃深,念及毕业离别之事无不唏嘘,今余作文以记向之欢欣、妙趣、难忘之事,以飨世人。


与余比邻而坐者,左曰李思涵,后曰卫京杰,思涵之后,郭泽睿是也。余等四人每每载欣载奔,畅叙幽情。旁人见之,无不羡煞。


思涵者,宣委也。其文章奇绝,尝作《逍遥快乐歌》,余盛赞其为神文,又创立"逍遥教",以之为教义,于同舍生中广为传播,无不啧啧称奇。月试后,思涵曾作祭文一篇,大谈月试之奇诡险恶,至于同舍学霸,亦有所提及。思涵每得奇句,余等必广为传颂。前有"不为别人为自己,烧烤火锅等着你",后有"遇到傻逼炫成绩,狗都不会把你理"。余每观之,惊为天人,必熟能成诵。


居于吾后者,曰卫京杰。人称"小神仙"。一日,国文教师令其背诵《滕王阁序》,京杰屏气凝神,正当吾等疑神之时,其背诵之势如同提刀破竹,势不可挡。自"时维九月"一句至"声断衡阳之浦"一句,绝无疏漏、停顿之处,如同山间流水、马蹄疾驰,闻者无不赞叹不已。教师甚为惊讶,戏称其为"小神仙",京杰安然受之,常以之自夸。其学业有成,每逢考试,必金榜题名。其为人谦虚低调,鲜少洋洋自得,然课上常酣睡不醒。每逢教师令其起立,其常不屑之,教师亦不多做纠缠,任其休憩。


泽睿乃一奇人。其善口技,无论舞蹈、演戏。吾校尝有一剧名《E=MC^2》,睿一人分饰多角,有"我,亚里士多德,希腊人"等名句,余等每讥笑之,泽睿笑而不语。泽睿于洋文一科有所不足,每每忧虑。适逢及格,载欣载奔,高声语云:"嘻!及格哉!及格哉!"手舞足蹈,不知今夕何夕。余等欣其所得,恭贺连连,与泽睿同乐。


吾等四人,每每聚餐于课上。吾携奶糖,思涵携饼干、披萨等物,京杰携海苔,泽睿携包子,虽无凤髓龙肝之味,以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


吾等常高谈阔论,无论自习、早读。凯博曾怒而斥之,不足忧也。每有疑难、诡怪、非常之题,吾等必讨论再三,偶有争执,互以"笨b"相称,虽言语低俗,亦不减吾等友谊。时值端午佳节,余等每因粽子咸甜争论不休。每逢争执,吾等必引经据典,据理力争,是所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呜呼!吾等比邻而坐,久矣!及至高三而座位不改,难矣!余每每念及诸生,常欣于所遇,快然自足,感慨系之矣。古人云:"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岂不痛哉?


今课上见思涵所书《校中杂记》,其情真不输《项脊轩志》。余特作此文,以和思涵。


血泪史

说真的,今天考理综,我就想起我生物57,58,59连号的好成绩,还有我高一化学两次59,物理自不必说,初中的时候,有一回我考了18分,被后面的人嘲笑哈哈哈你怎么才考这么多点分啊哈哈哈,然后卷子发到手她考了3分。哦对还有我曾经6分的语文作文成绩,没错四十分满分,血泪史血泪史。

丧逼到爆.......肚子痛到爆炸........傻嗨不了了......再见并原地去世

祭戊戌农历四月月考文

聊天不要谈考试,对答案的都吃屎
下课不要比成绩,查分比分没意义
你我都是好朋友,问成绩的长得丑
遇到傻逼炫成绩,狗都不会把你理
现在考好没意义,还有高考等着你
朋友不要入歧途,数理化生都是毒
选课不选数理化,幸福生活到你家
平时不要怼杠精,戴上耳机把歌听
看看错的化学题,不如低头吸唐尼
物理大题做不出,滚去吸吸小蜘蛛
遇事不顺吃汉堡,人间天堂麦当劳

证明:一个智力障碍的我如何拯救我残疾的缺胳膊少腿的语数英理化生。



该题无解。此论题为否命题。

我的亲娘嘞,这特么化学怎么特么做我怎么什么都不会.......wocao特么马上还要月考我现在已经想放弃了caocaocao……再让我暴躁一会.......

不看卷子也罢,一看便是口中叫道:噫!不会!下一道!又不会!

我真傻,我单知道物理很难,却不知道化学也会,每到了四月末五月初,或者是那好端端的七月,那些老爷们便漏出了自己丑恶的嘴脸,这笔一向是听我话的,这时候怎到写不出一丝东西来了?“这道线框题有六种方法,你都会写吗?”我便如实回答:“不会的”,这是教室里便响起了愉快的空气。

【士潇】清白之年(一篇完结)

s大佬你真棒!!!真是我的大活宝!真是我的开心果!!

落白暗光:

【本文与真人无关】
【讲的是帮主和jy最开始的故事,时间线极度紊乱】


韩潇认识戴士,那可是十好几年前的事了。


2005年的北京,四处弥漫着一座国际大都市即将喷薄爆发的气息。10号线修出了条蓝色的线段,北四环原本是大荒地的位置逐渐修起了鸟巢和水立方,站在鼓楼的城墙上往两边看,高楼大厦拔地而起,越来越多的人消失在地铁口里。


那时候论买电脑配件,人们的首选还是中关村电脑配件城。韩潇放了学,便喜欢跑到e世界里蹭电脑、买游戏。


他就是这么认识戴士的。


e世界底下有个小网吧,大概是因为附近中学多的缘故,那网吧生意相当兴隆。韩潇每次过去,总要在那家网吧打上几盘星际。虽说他穿着校服,但因着他相当娴熟的技巧,仍在网吧里揽了一帮迷弟。上次,有个配件店的老板笑称他是“少帮主”,韩潇听了倒是很喜欢,这名字也就这么叫开了。


一天,周五放学后,韩潇照例去中关村打游戏。过去之前,他先去楼上店铺找相熟的外设老板看显卡,却发现店里老板在招待另外一个男生——


“哎,我们少帮主放学啦?来帮我这儿招待一下这小哥,大老远跑中关村买显卡,好巧不巧今天没货……”他说着转向旁边的男生,“小伙子,这可是我们这儿的星际大神。这么着,你也别白跑了一趟,你们俩下楼交流交流?”


韩潇自是没什么意见,他打量着这小伙子——和自己差不多大年龄,八成还上高中呢,不知道为什么没穿校服。长得称不上清秀,但也算入的了眼,头发有点长,蓬蓬卷卷的堆在头上。眼睛小,笑呵呵的。


两人结伴向楼下走去,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韩潇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他在附近的中学上高二,平时经常来这网吧打星际。他问起“少帮主”的外号,韩潇难得的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我平时过来的时候总穿着校服,又一打就是一个晚上。这边的朋友看我比他们小点,游戏又打得不错,就干脆叫我少帮主了。”


戴士听了一乐:“中关村一哥啊!来来来咱俩去打两盘……”


北京从五月份就开始闷热,破旧的网吧里摆着几台立式风扇,摇头晃脑地转着,强行搅起浑浊稠密的空气。


韩潇拉着戴士去街对面买了两个热乎乎的土豆丝卷饼,坐回到网吧里。


2005年的夏天就是这样开始的。


————————————————————


打游戏的人,友谊往往就起源于一句“我操哥们,牛逼啊!”。显然,这句话也十分适用于韩潇和戴士。他们几乎是马上就成为了朋友。


在聊天中,韩潇也逐渐得知了关于戴士的许多事。


他比韩潇高一年级,按理来说是还有一个月高考的——韩潇听到这一点时,震惊的像个抓到学生抽烟的教导主任——“我靠,够浪啊你,换我爸妈得打死我!”戴士只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他们倒是想呢”。像是不在乎似的撩起了上衣,抱怨了句:“哎我去,这天儿真恶心”就把话题转移到别出去了。


他家住南五环,半年前就休学了。韩潇不禁感叹:“这来这儿一趟可够折腾的……你回家得半夜了吧?”戴士皱了皱眉:“今天不往那边走了,明天再回去,晚上就在这儿包个夜。”


韩潇紧接着邀请他去家里借宿一个晚上,戴士死活不去,倔得不行:“我不去,我留这儿还能再打两盘星际,去你家你就得学习了。”韩潇拗不过他,只好答应:“那我陪你多呆会儿。”


说是多待会,七点多韩潇就说自己得回家了。戴士有点不情愿,却还是放下游戏把他送出了网吧,原话是“在这鬼地方坐着真是热,我顺路出去走走。”街上也灼热而滚烫,两人沿着大街往韩潇家的方向遛达,戴士踢飞了个石头子儿,顺着它飞的方向抬起头,远处太阳落山了。


于是戴士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说:“哎,帮主,你往这儿来的多不多啊?我可能在这儿打一年职业lol,到时候能不能再见着啊?”


韩潇一乐:“你够可以啊,我家就在这边啊,应该会经常来吧。”


他们并肩走在这条漫长的大街上,面对着西落的太阳,在这之后的整个夏天都是如此。


————————————————————


那年八月份的某一天,韩潇和戴士几乎同时往椅背上一靠——走,出去吃点东西。


照理来说,流连于网吧的“网瘾少年”都是不眠不休,吃饭全凭网吧泡面的人。然而这事到了韩潇和戴士身上却变得不太一样。他们心照不宣地偏爱一起去路对面的小店买土豆丝卷饼,偏爱在傍晚八九点钟迎着几乎已完全落下的夕阳往韩潇家的方向走。


而这种持续三个月的心照不宣就是在这个中午结束的。


“哎帮主,”戴士突然说,“我们这不是高中毕业了么,突然有个妹子跟我表白了。”


“我擦,还有这种好事?从了从了!”韩潇一愣,乐呵呵的接上戴士的话茬,“活生生的大姑娘啊,啧啧啧……”


戴士显然没想到韩潇会这么回复,只好顺着说下去:“我帮主叫我从了,那我哪儿敢说不啊……可惜了我电竞小王子,也没能多撩几个女粉丝……”


两人一阵互闹,却突然陷入了沉默。


不知不觉间,走到了韩潇家的小区。韩潇在临走之前,突然叫住戴士:“哎,胖子。”


戴士停下来。


韩潇鼓了些勇气,对他说:“过两天开学,我上高三,可能是得闭关学习了。估计这一阵都去不了网吧了。”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你可以带妹子一起来玩游戏嘛,我有空就过去看看我嫂子。”


戴士有些局促地答应了他,带着些紧张:“嗯。”


————————————————————


后来戴士答应了那个叫贾燕的小女生,她似乎真的很喜欢他,心甘情愿地陪着他练操作,练微控。


后来韩潇用了一年的时间好好学习,最终在父母的期许下考上了北交大。


再后来韩潇给自己起了个名叫星际少帮主,他说要和那些陪他打游戏、看他打游戏的人打一辈子星际,做一辈子朋友。


再后来戴士成了LOLesl战队的一员,开启了职业电竞生涯。俱乐部负责人问他ID要填什么,他想了想,给他发过去“lovejy”。


北京城举办了那场旷世瞩目的盛会,e世界楼下的黑网吧作为“中关村科技创新园区”的污点,被勒令拆除。


中关村里里外外清洁一新,井井有条整洁有序,像极了两个人那时有过的清白之年。


————————————————————


朴树的那首清白之年真的好听!这篇文章也是想讲一段帮主和jy年少时的故事。两个人都没啥大牵挂,多好,多清白。
在我的心里,y哥对帮主的感情也就到这儿了……不是说不爱,而是从那天之后的日子已经都属于他妻子了。
下一篇我要用特殊的技巧开车(突然激动

【FGOx全职联动】玩游戏不要太当真,会成真的

scp294:

*这是一个关于人类与英灵的,不同寻常的故事


*没什么文笔大纲剧情可言




已经是无法理解的局面了。


这是叶修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处my room的想法,他抬起手按在手背上的鲜红纹路颇有些头疼,微微发光的令咒昭示着这东西无疑是货真价实的。“嘶…”他倒吸口气栽回床上抬手遮去头顶有些刺眼的苍白灯光,还没等他进一步理清思绪,类似系统的机械音已经响起。


“请九位测试者在观看过床头终端内搭载的规则和说明后来到中央控制室,灵子转移将在三小时后进行。”



“我靠这上面写的是真的啊…会死人的吧?!本剑圣这方面真的…要命要命,也不知道队长他们怎么样,有没有发现我今天没上线…”黄少天此时正抱着头在床上翻滚,他比叶修早起了几分钟,刚刚拜读完所谓的规则,一大段一大段关于量子武装、第三魔法、模拟圣杯战争的说明看得他头秃,巴不得自己再睡一觉能发现自己回到了蓝雨。“法老王!尊敬的拉美西斯二世—!”他抬起头来哀嚎着,“您不会扔着我就这么不管吧?对吧对吧?”不管怎么说,就算是早就拿到了羁绊礼装把他供在my room里,现下面对本人着实还是有些犯怵。“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余并非无情残忍之人,余之御主啊,先前的你不是很能担得起勇者之名吗?这次也同余一起拿下胜利,是理所当然的事。”奥兹曼迪斯自然没有过于计较这个青年的细微变化,但对于这个一同战过数个特异点的青年,他不介意作为一名Rider为他碾平前路。




相比起黄少天的境况,方锐多少有点不大自在,毕竟宅男初次直面女神,心中激动和紧张自然难以言明。他如临大敌似的在床上正襟危坐,瞪着一双真诚的大眼睛和床边清秀的女孩子面面相觑,半晌后把手一抬露出令咒。“…你就是我的servant吗?回…”还没说完就被微凉指尖按住了手,静谧哈桑看着今日格外慌张的御主,指腹轻抚两下便收了回去似乎是怕对方毒抗性不够被自己弄伤。“master,不要因为这种事情而浪费令咒,我会为您献上这一切…”是真的啊…方锐将脸埋入枕头拒绝相信,不知道该先开心见到女神本人还是该感慨自己马上就要跟另外八名御主玩命,也幸亏是夏休期,要是赛季那可是大事儿。“啧…走一步看一步呗,那什么,女神、不对,静谧…走吧,看看敌方都是谁。”



“也就是说,我们只要到了模拟出来的冬木市,才能动用量子武装?”还没进门就能听见王杰希的声音,方锐探头一看差点没吓懵过去,中央控制室中大部分人已经到场聚集在一起,俨然联盟全明星举起手机晒欧。就连张佳乐都一脸快哭的样子身边跟着库丘林[Alter],与之相反黄少天正跟奥兹曼迪斯吵吵闹闹聊得开心,联盟两大又能打心还脏的b市老爷们儿身边各站一个吉尔伽美什,天草四郎时贞和喻文州站在一起皆是带着意味不明的温和笑容,而白情卡池新推出的王子大人亚瑟·潘德拉贡和苏沐橙站在一起。看着就胃疼,方锐不由得单手捂着胃看看自己身边的姑娘,低声嘀咕一句就算是熟人,也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对,要到…灵子转移到冬木才行,终端上没有提到?”江波涛实际上自己还有些状况外,他和别人都不太一样,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控制室隔壁的工房里了,手背上干干净净没有令咒痕迹,而裸露出的手臂上满是隐隐透露出光亮的魔术回路,身份卡上写的似乎是迦勒底的临时代理人。平心而论,就算归结为自己误入平行世界也足够让人头疼,唯一一份能找到的资料更让人忧心。



这次的“模拟圣杯战争”是在迦勒底亚斯所探测到的、位于另一平行世界已经第三魔法化的冬木市,原本应该作为游戏设定的背景一直都真实存在着,而他本人与另外九名御主,皆是现今具有魔术潜质,只需要圣遗物就足以使自己在游戏之中的英灵之一现界。而这次的灵子转移也不太一样,由于是第三魔法化的世界,理论上转移过去之后也会暂时显出第三魔法化的状态,正因如此,模仿各位职业选手账号卡所构建的量子武装才有可能实现,并且在那边受到的伤害也不会真正落在肉体上。但不可避免的,在迦勒底中的受到的伤害显然不可逆…


他轻叹口气着实有些担心那九位在醒来之后就与从者发生争执,但作为“后勤人员”,他并不能介入其他几人的my room,只能跟个npc一样等他们来到控制室才行。


而生活总喜欢扇人耳刮子,不论猜测是好是坏。

时隔三年,江波涛惊喜地发现,他终于找到了能近乎完全理解周泽楷意思的第二个人,或是说英灵。

那就是迦尔纳,周泽楷所选择的从者。